您当前的位置 :腾博会登录_www.tengbo9885.com_腾博会官网9885_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腾博会登录 >琼台人文 > 椰城原创
幸福的蔬菜
来源: 海口日报 作者:李易农 时间:2018-08-09 09:52:20 星期四

  文/李易农

  在老家的山坳里, 父亲是一个性情木讷的人,本来言语就不多,再加上年轻时外出做工,有次不小心耳朵受伤导致听力下降,到了五十岁以后耳疾更加严重,几乎听不到多少声音了,所以父亲变得更是沉默寡言。没有人再来雇佣干活了,父亲整日闲呆在家里,愁眉苦脸的情形甚是凄凉。后来,父亲听说邻村一个老头种菜卖菜,一个月也能收入好几百块钱,特别羡慕,于是就在家门前的河滩上,捡去乱石除去荒草,开垦出一亩多的菜地,起早贪黑种些时令小菜。菜成熟了,父亲就用平板车拉到七里外的集市上去卖。就这样,父亲成了一名菜农。

  我想那些长在田地里的蔬菜是幸福的,因为菜农父亲把他所有的时光都给了它们,为它们除草、施肥、浇灌,为它们打杈、搭架,菜成熟了又得黎明起早去收拾、得拉到集市上去卖……整日忙碌得不可开交。可以说父亲的每一滴汗水都是为了蔬菜,每一次劳动都是为了蔬菜,蔬菜在他眼里,比儿女还亲。如此忙碌,所以父亲根本没有心思和闲空去收拾自己。他的头发永远都是乱糟糟的,还夹杂着许多泥土屑。他干瘪的下巴上,胡须就像一片野草似的。有时心血来潮刮一次,也是匆匆了事,刮也刮不干净,嘴唇上、下巴上还留着一些“顽固派”,让村里的男人们常常取笑。父亲经常起五更打黄昏地忙碌,睡眠严重不足,眼睛里充满了血丝,眼角还沾着黄色的眼屎。再加上衣衫陈旧发白,布满了灰尘,那模样就像叫化子一样遢邋……初中的同学们常以此取笑我,说来给我送粮的父亲就像疯子,是丐帮帮主,于是我得了一外号“丐帮少爷”。凑巧的是,那时我正暗恋班上的一个女生,当我将表示好感的纸条递给她时,她竟扔在地上,轻蔑地说:“帮主家的儿子,咱高攀不起!”这事一时成为全班同学的笑谈,使我抬不起头来……

  我固执地认为,我在班上同学面前遭人羞辱,全是因为父亲的无能和遢邋所致,全是那些蔬菜牵绊了父亲的心思。我从心眼里开始讨厌父亲、抵制父亲,和父亲同桌吃饭时,我都坐在离他远远的位置。父亲见我这样对他,显得很失落,可也无话可说。依旧是默默吃饭后,转身走向菜地……

  父亲痴迷于种菜,自然种菜的家什特别多,那些掘头、铁锹、铲子、篮子、筐子、水桶、木棍、绳子和塑料纸,摆放得到处都是,把家里搞得又脏又乱,走路时都得小心被绊倒了。特别是那股农药味,一年四季都在家里弥漫着,简直能让人窒息。我二十九岁那年还没找到对象,好不容易提一门亲事,姑娘到我家一瞅,立马就走人了,说是因为我家像垃圾场!我很生气,容不得父亲辩解,就将那些破烂玩艺全部扔到门旁的小沟里。恼怒的父亲高举着木棍打我,我叉着腰不服气,凶恨地瞪着眼睛说:“打吧,打死我算了!你还有啥本事?”父亲愣了一下,缓缓放下木棍,默默将东西捡回来放进鸡圈里。从此以后,父亲变得干净了,每次赶集都要把自己收拾得利利落落的,整个人显得精神多了。

  去集市上卖菜的时候,父亲从不在街上买饭吃买水喝,日积月累就得了胃炎和结肠炎。这病原本不能忍受饥饱劳困,可父亲不在家休养也不去医院检查治疗,只是一边叹着气:“又得花钱了……”一边到小药铺买点廉价药应付了事。父亲种菜忙碌我是看在眼里的,但我宁愿闲着喝酒打牌看电视,也不乐意伸手帮一把。事实上,父亲根本就不央求我,我也装着没看见。偶尔帮父亲推一推拉菜的平板车,父亲黝黑的脸上堆满了笑,讨好似的说:“别再推了,赶快歇着……”我也不搭腔,撒手转身离去。

  有一天,母亲让我去菜地喊父亲回家吃饭,我远远地看见父亲头朝下爬在田埂上。奇怪,父亲这是怎么了?吓了我一跳,赶忙加快几步上前,近了,才看清,原来是父亲在拔地边的杂草。他满头大汗,脸色苍白,随着用力地拔草,父亲还喘着粗气……看见这一幕,我顿时没好气地吼道:“你累了就歇歇,谁逼迫你了?饭都凉了也等不着你吃饭!”父亲看见我慌忙爬起来,手捂着下腹部艰难地往回走。回到家后,我将父亲爬在地边拔草的事说给母亲听,母亲忧忧地说:“你爹得了疝气,只要干重活就疼,你爹为减痛止痛只有那样爬着了……”“谁让他种菜了,他乐意!”我不以为然。想不到这句话让母亲很生气,母亲说:“你爹他不是憨子啊,他也知道歇着舒服!要不是这二十年来你爹种菜卖菜,咱们一家人凭什么吃饭?你爹的疝气要做手术,可你爹考虑到你要结婚用钱的地方多,做手术又得好长时间不能干活,所以就一直拖延着……”母亲不再说话,只是在哽咽着……

  母亲的话,让我一下子呆住了。只因为少年时一个“丐帮少爷”的外号,使我对父亲数十年的劳作视若尘埃,将父亲的苦和累看作卑微,把父亲的宽容和仁慈当成无能和懦弱!把父亲对蔬菜的爱看成是自讨苦吃!而父亲,我的菜农父亲,为了儿女和家却隐忍着我二十年的不屑和冷漠,承受着我二十年的鄙视和厌恶!二十年啊,父亲腰弯了,头发白了,步履蹒跚了,可父亲仍然一如既往在种菜卖菜!啊,这些蔬菜有这样的父亲去陪伴它们去呵护它们,它们是多么幸福的蔬菜!

  我不敢凝望父亲苍老的身影,感觉那是一座伟岸的山峰,彰显着我的渺小。我不敢注视父亲昏黄的眼眸,因为那深陷的眼窝里微弱的温度,足以将我灼化成水!在吃饭的时候,我低着头,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默默地搬过一把凳子,几十年来第一次紧紧地坐在了父亲的身边……就像一棵蔬菜,轻轻地偎依在父亲的脚踝……

(编辑:王秋芳)

网友回帖

www.tengbo9885.com | 广告价目 | 投稿信箱 | 本网信箱 | 版权声明| 常年法律顾问| 申请实习 | 诚聘英才
2010-2018 www.hkwb.net AllRights Reserved      
腾博会登录_www.tengbo9885.com_腾博会官网9885_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腾博会官网9885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
互联网腾博会官网诚信为本信息服务许可证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增值服务许可证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 0898—66822333
举报邮箱:jb66822333@163.com
琼腾博会登录05001198

琼公网安备 46010602000160号